徐若瑄敞开“天使心”性感红到日本 竟是翻版这位女神

华人演员的观念向来比欧美保守,有时虽然剧情需要裸体,仍然试图讨价还价、不想过于大胆暴露,因为影迷永远把“金童玉女”看得比“猛男艳女”高好几等,一旦脱过并不容易把衣服穿回来,要是能够走纯情可人的路线,没有人愿意彻底解放。从“少女队”出身的,却是完全相反,先以玉女偶像的姿态小有名气,将本名改成艺名后,推出了清凉写真集又在电影中全裸入镜,成功炒热话题。但却不是太多人知道,她的转型代表作“天使心”,其实情节几乎拷贝自一位西洋女神的旧片。

早年台湾电检尺度严格,自然不可能出现过于裸露的镜头,有些台湾艺人是到了香港拍片才肯做大胆演出,一来算准这些镜头到了台湾肯定被剪光、根本看不到, 二来内容太煽情的影片搞不好连剪片都过不了关,完全不用担心家乡父老会看到、产生不良观感。可惜1970年代后期,台湾媒体接收香港信息的速度增快,谁在外地有暴露表演都逃不过被报导,艳星们再也别想瞒天过海,妙的是此后台湾尺度也愈来愈开放,“社会写实片”一度大流行,女星时不时要被扯烂衣衫、惨遭蹂躏,豪放女也就愈来愈多。

进入1990年代,露两点的镜头已经可以在限制级影片中出现,香港三级片捧出一堆性感女星,日本青春偶像宫泽理惠出全裸写真集连在台湾都轰动,使得宝岛女演员终于愿意尝试解放,徐若瑄就是非常成功的代表。她的外表甜美,是男性会喜爱的类型,就算裸身入镜,依旧不失清纯,“天使心”电影上片前,相关新闻早就攻占媒体显著版面,她也配合穿著清凉泳装为各大报拍了许多美照,达到极佳的宣传效果,许多观众早就期待这部性感影片的推出。

其实和“天使心”同档的对手极为强劲,包括名导王家卫召集林青霞、张国荣等多位巨星联手的“东邪西毒”,此片因拍摄经年、演员阵容被迫更动,一度让人怀疑是否真能完成,正式在台上映后抢先赢得卖座冠军,只是内容曲高和寡,反应两极,给了后上片的“天使心”一些优势,然而“天使心”也并非不重情节、纯卖美女胴体的情色片,描述的是男主角江国宾因事入狱后,发生了让他难以忘怀的惨痛经历,以致出狱后和梦中情人徐若瑄结婚,始终无法圆房,让徐若瑄成了怨妇,最后更被摄影师迷惑、发生了关系。

徐若瑄在“天使心”解放两点,尽情释放纯情外表下的性感,裸露镜头算是有其剧情需要。不过此片内容并非原创,有很大的部分直接从1980年代美国电影“玛丽亚的情人”挪移过来,只是“玛丽亚的情人”将男主角对妻子“愈爱愈无能”的心魔有更深刻的描绘,背后牵涉到二战创伤等元素较复杂而有深度,爱情的发展亦更浪漫迷离,欧美演员拍起裸戏相当坦率自然,不是当年从青春偶像转型的徐若瑄、江国宾可以比拟。“玛丽亚的情人”女主角是一度在台湾大受欢迎的娜塔莎金丝基,她的脸蛋古典优雅,却很年轻就拍裸戏,成为影迷眼中的性感女神,“玛丽亚的情人”中她当然仍有激情片段,无奈当年的台湾尺度较紧缩,就算已列入限制级,也还是必须剪片。

有趣的是,当年“玛丽亚的情人”在台湾是由重量级的国片制片人黄卓汉买进发行,因为缺乏推出外片的经验,除了从香港调来一个上了中文字幕的拷贝外,另外两个从美国进口的拷贝都忘了先上字幕,一下子只能先用一个拷贝轮流到3家戏院上映,原本排定4院联映,其中一家戏院只有先改映别的电影,待两个美国来的拷贝都上了字幕后再改回放映“玛丽亚的情人”。也许是激情片段做了修剪、对观众感觉如隔靴搔痒,这部片在台票房反应并不理想,不能和之后台湾翻拍的“天使心”相比。

根据当年报载,“天使心”拍摄之前,导演朱延平眼看徐若瑄才19岁,给了她“夜夜夜狂”、“双面女郎”等欧美影片做功课,多揣摩激情戏的表演,徐若瑄认为自己够用功,所以问题不大,倒是朱延平拍起情欲戏比她还紧张,急著清场急著拍,很快就OK,她也没太为难。而她还应媒体邀约,在上片后变装前往戏院欣赏自己在“天使心”的演出,顺便观察观众反应,结果她戴上短假发、金丝边眼镜,看来像个“女学生”,果然邻座的叔叔伯伯都没认出来,还在抱怨怎么徐若瑄开演后好几分钟都没有裸露戏分?

“天使心”令徐若瑄一下成为宝岛热门话题,她的外型气质被日本经纪公司看中,赴日发展后再度走回俏丽的偶像路线,透过日方高明的包装和企宣,气势与昔日“少女队”时期不可同日而语,不仅成功在东瀛艺能界拥有一席之地,再度回到台湾亦有如衣锦还乡,令无数台湾少男少女疯狂,至今还是观众心目中的“不老女神”。

(★“怀旧片”专栏内容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。)

本文由:365体育投注 提供

关键字: 365体育投注-【官网平台】